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涛(书法)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杨涛书法篆刻作品展暨明德美术馆开馆盛典

2017-08-24 10:55:5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

  承办单位:明德美术馆

  地点:临沂市明德美术馆(山东临沂北城新区柳清河东路)

  策展人:崔博周木

  开幕时间:2017.09.02 10:36

  展览时间:2017.09.02——2017.10.08

  协办单位:中国文物学会文博学院、北京杏坛美术馆、锦昌画馆、深圳泓岭美术馆、山东东山书院、品墨斋、福瑞德艺术馆、淄博润和美术馆、青州禊堂、青岛归朴堂、ArtV美术影音

  媒体支持:新华网、中国新闻网、人民网、新浪收藏、中国青年网、美术影音、雅昌艺术网,书画频道、国学频道、腾讯视频、优酷视频、乐视视频、今日头条、《美术报》、《收藏》杂志、临沂日报、临沂电视台、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鲁南商报

 

晁冲之临江山 50x36cm 2016年

  翻开一页流畅着缠绵的琴谱,飘飞的红叶在空阔悠远的蓝天下舞蹈,秋蝉在婉约沂水河边轻轻吟唱,月光拨动着灵光闪烁的水面。秋天,真的是一幅美丽天成的画卷。朝阳初上,飒飒秋风,这里是中国书法名城,书圣故里,大美临沂。

 

戴叔伦诗二首 50x36cm 2016年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山东临沂市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杨涛书法篆刻作品展暨明德美术馆开馆盛典”即将于8月27日在山东临沂明德美术馆隆重开幕。明德美术馆的开馆,也打开了民营美术馆的新思路。本着创新思维,传承为己任,立足临沂的浓厚文化氛围,依托明德实业的坚强后盾,打造临沂的另一张“新名片”而不懈努力。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界名家、教授、收藏家、爱好者等,群贤毕至汇集于此,这将是一场书法的盛宴,用艺术的思维诠释文化传承的聚会。作为临沂市第一批,与著名艺术家王镛胡抗美、石开等被授予“临沂市政府文化顾问”的杨涛教授,也是为临沂的书法事业作出了一次巨大贡献,以开展学术性、专业性的书法社会教育与普及为主导,体现书法魅力和艺术高度为根本,精心准备了百余件精品力作,充分展现近期以来杨涛教授的作品风格面貌和书法时代气息。包含真、草、行、隶、篆五体,形式涵盖长卷、立轴、横幅、斗方、小品、扇面、篆刻,极为丰富的展现书法艺术的魅力。

 

书法家杨涛

  杨涛安徽宣城人,祖籍舒城。学士、硕士、博士分别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书法、篆刻、国画创作和研究,导师为王镛先生。现供职于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为中国书法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艺委会委员;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青联十、十一届委员;文化部青联中国书法篆刻艺术委员会主任;西泠印社社员。作品数十次参加国内、国际重大展览并获奖。为首届“中国青年艺术家提名奖”获得者。有《看图学篆刻》、《中国书法简史》(合著)、《杨涛书法集》、《全国中青年书法二十家—杨涛》、《杨涛草书心经》、《杨涛楷书梅圣俞诗集序》、《倦寻素影—杨涛楹联书法集》、《妙合同尘》、《问风何从》等著作出版,并完成《中国佛门书法之流变》、《东晋“新体”书法成因研究》等论文撰写工作。

  杨涛是当代中青年书家中的代表性书家。

 

杜牧七夕 68x34cm 2016年

  书法界一提到杨涛,大家总是很自然地想起他那极具个性的“杨氏”狂草。狂草,几乎成了他的代表,在他的狂草面前,大家也似乎忽略了兼擅五体的他在其他书体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然而这看似奇怪的现象,细思起来却并不奇怪,杨涛最初正是以他那出晋入唐又极具时代气息的草书名世,尤其是以其筑基于唐人的狂草面貌而成名,且近年来其狂草书又旁参宋人的恣肆与韵致,在有新变化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境界。这也难怪当年启功先生在称杨涛的书法“直入晋人堂奥”的同时又称其“实乃青年之翘楚”!

 

吴宽诗纸本 34x68cm 2016年

  杨涛的草书,本乎晋唐,尤其是他的狂草,更是“一超直入‘三唐’境”,其取法不可谓不高,但也不可谓不孤独,尤其在当今书法界,大多数人为了应对展览、应对展厅而被动地痴迷于晚明书家诸如徐渭、王铎、傅山等人巨幅草书的大环境下,能够做到不随大流而独辟蹊径,主动地去选择那一份“孤独”,自觉地去坚守自我的本心,不为环境、不为时风所左右,这一份特质,实是难能可贵。

 

风云花鸟联 137x34cm 2017年

  然而杨涛所选择的,所坚守的却又不是那一份简单的唐人法度,更不是单一地取法旭、素,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倒不如说杨涛的草书是亦步亦趋、简单复制的“旭、素狂草”,似乎来的更直接一些,但这样的话,难免令人扼腕叹息,因为如此亦步亦趋、简单复制,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杨涛,更不可能有上文所提到的“杨氏”狂草了,然而幸运的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临风承露联 104x17cmx2 2015年

  孙过庭说“草贵流而畅”,然而杨涛的狂草,在腾挪跳宕,颠逸狂狷的旭、素基础上,在强调上下贯通、纵横开张的同时,特别于线条上又多了几分迟涩,但是就那么一点点,就大不同了。流动中的一点迟涩,顿时令他的线条更加凝练,令其草书的整体气息在流动的同时又留得住,其线条更不是简单的游走于纸面,而是可以抓住纸张、吃住纸张,且这样的线条在他的每幅草书作品中,都是可以像精密仪器的零件一样,能够单独拆分出来而又个个立得住,这得以令他的草书不同于以往,更鹤立于当代,因而有人在看到他那迟涩、生辣而又厚重的草书线条时,不禁称其书法为“锈体”。如此一来,我们在明了杨涛的狂草与其取法对象差异的同时,也大概地知道了杨涛的“锈体”书法称呼是如何得来的——迟涩、生辣和厚重的线条——然而下一个问题却接踵而来,属于他的这种线条,又是怎么来的,单纯地继承旭、素,能不能形成这样的线质?

 

三月一天联 69x16cmx2 2016年

  作为博导的杨涛,在给学生上课时,曾不止一次地对学生讲,书法,简单来说,就是一根线条,但是这根线条,却又不是那么地简单,它需要提纯,需要不断的锻打,需要不断的锤炼,而最后形成的这一根线条,才可以在笔下随心所欲的引出,从而组成不同的字体,不同的风格。他曾经非常形象的讲道,锻打出来的这根线条,以其最原始的状态组合成字,就是篆书,运笔加以波磔,就是隶书,头尾加以顿挫,就是楷书,整体加以连绵,就是行草书,整个书法,就统一于这根线,但这根线,却是不易得到的,然而立于三尺讲台旁的杨涛,却做到了。学生问如何做到,他只说,将篆、隶写扎实,就好了。我们顿时明白,杨涛是“食金石力”,以篆隶筑基,而用之于其他,如此,上文所提到的“杨氏”狂草、“锈体”最根本的所“从”所“来”,就不难知道了。

 

餘子泰平联 69x16cmx2 2016年

  那种迟涩、生辣、厚重的线条,实是来源于篆、隶对他的滋养。篆、隶之功,于杨涛来说,可谓功莫大焉!对篆、隶书的认识,杨涛是很全面的,对篆、隶书的学习,杨涛也是毫不“偏科”的。关于隶书,身为皖人的他,在继承前贤邓石如隶法的同时,又不泥于邓石如,于邓石如之外,直追汉人,尤其于《张迁碑》用力尤深,将《张迁碑》中线条的迟涩、厚重与字形的引而不发做了极大的夸张,并将以它为代表的汉碑隶书的特点无限放大,形成了其区别于“杨氏”草书之外又一种个性鲜明的风格。而关于篆书,他不拘泥于大篆小篆,统而摄之,将大篆的厚重恣肆、欹侧多姿与铁线篆的刚健婀娜、典雅俊美相对照来写,将两者所体现出来的不同风格,做到了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极致。通过对其的大、小篆作品的对比,我们不难发现这一区别,其难得之处,正在于两者都走到了极端,又都做到了极致。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将杨涛的书法称为“锈体”是否有失片面?当我们看到他的大篆作品、汉隶作品甚至有些狂草作品的时候,面对那迟涩、生辣的线条,我们说它锈迹斑斑,说它残泐漫漶,说它是“锈体”,这样一点问题都没有,也不为过,但是当我们面对他的褚体楷书及铁线篆等类型的作品时,我们面对那干净挺拔、刚健婀娜,如昆刀割玉般的线条时,我们再说他的作品生锈了,残泐不堪了,估计他会高举戒尺,对我们加以“当头棒喝”,而我们也会自惭“一‘锈’障目,不见全‘杨’”了。

 

中岳西天联 69x16cmx2 2016年

  面对他的作品,我们苦苦思索,不断地问自己,应当以什么样的语汇来形容他的书法,才能圆融无碍,才能不失于片面,才能不“死于‘线’下”?遗憾的是,我们没能找到,这令我们陷入了一阵苦恼与沉思。

  曾向杨涛请教写字,他说下笔要取势,用笔要力沉,要贯气,尤其是在写篆书的时候,呼吸要调匀,要与运笔的节奏相契合,这样下笔才会稳,才会圆融,才会产生无穷的力量与不尽的牵引力。他也曾举例说,在用尽十数个小时的时间写完一幅丈二铁线篆《心经》时,在最后收笔的那一刹那,由于瞬间放松,呼吸频率剧变,他腰间的皮带居然被自己的呼吸力给绷断了!这令我们很兴奋,那个可以无偏差地代表全部、又统一于杨涛作品之中的东西,正是那一股气,或者说是一鼓气!曹刿论战时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放在书法创作中,强调的应是一股不断的气息,如果断而再起,就已“再而衰”了,其连绵不断的势就已失去了。这正与杨涛的理论相契合,也与其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气息相吻合。我们大喜,虽然我们没能找到具体的形容词来形容杨涛的作品,或者说具体的名词来命名他的书体,但我找到了其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超于线条之上的那个共性,那就是一股圆融无碍、势大力沉的气,一股坚固锐利、无坚不摧的气。

 

周邦彦大酺·对宿烟收 50x36cm 2016年

  这股气是沉着的,是圆融的,是无坚不摧的,更是无境不达的!这顿时令我们想到了身具千钧之力的怒目金刚,更令我们想到了其手中所持的那一口坚固锐利、无坚不摧的金刚杵。王麓台作画层层皴擦,笔力沉着,自谓笔端有金刚杵,而潘天寿先生在论画时也说:“用笔忌浮滑。浮乃飘忽不遒,滑乃柔弱无力,须笔端有金刚杵乃佳。”写到此处,不禁使人拊膺喟叹,之前对杨涛书法的种种猜测,种种形容,乃至种种品评,都流于肤浅化,失于表面化,他以线统书,以气御笔,腕中自有金刚力,笔端自有金刚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涛(书法)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